对话方方:日记之外,没有其他创作打算

2020-03-13 09:21:45 来源:今晚报

分享至手机

方方:其实更多人看我的日记,是寻找安慰,是解决心慌的问题。我也一直害怕百姓恐慌,因为武汉这么大一座城市一旦恐慌了,是很危险的。所以我一直是愿意大家看到希望,而且一直在说,有好消息又有好消息了。但是武汉在那个时候,那么悲惨,我连一句真话都不说,怎么行?我会情不自禁地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感受。

作家方方,图源中新网

疫情爆发以来,作家方方的日记火了。

3月12日,海河传媒记者对话方方,畅谈她的这些日记,她的这些日子……

1

您是怎么想以“日记体”记述这样新冠肺炎疫情发展事件的?之前想到过武汉封城会延续这么长时间吗?

方方:写日记,很偶然,上海收获杂志找我约稿写封城记,当时我心情不好,不想写,没答应,但也没拒绝。后来转念想想,觉得应该做点记录。当时既没有想到会这么多人读,更没有想到会封城这么久。

2

您的封城日记,看似行文随意,但其实每篇都有一个“核”,都提出一个问题,这些叩问是之前的思考还是写作过程中突然的灵感?

方方:其实都是很随意的,日记最大的好处,就是随意。就当天或头天发生的事情,就事论事。在记录的时候,就是想说自己心里想的。其实一个经常写作的人,在写某件事时,是会有很多想法涌出来的。

3

您的日记发表后,迅速点亮人心,也引起有的人谩骂。您为什么还要坚持写下去?为什么还能坚持写下去?有人打过招呼不让您发吗?

方方:其实更多人看我的日记,是寻找安慰,是解决心慌的问题。我也一直害怕百姓恐慌,因为武汉这么大一座城市一旦恐慌了,是很危险的。所以我一直是愿意大家看到希望,而且一直在说,有好消息又有好消息了。但是武汉在那个时候,那么悲惨,我连一句真话都不说,怎么行?我会情不自禁地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感受。没想到人们像追剧一样要看这个(日记)。没有人打招呼不让我写。

4

有人嚷嚷,请您出来走两步。意思是您日记中的信息都不是亲眼所见。您对这样的评论如何回应?

方方:他叫我走,我就走给他看?用武汉话说:他算老几?我是一个独立的人。现在有多少信息必须自己亲眼所见才能写呢?网络这么大,这么灵通,语音、视频、文字,所有都是活的。说这种话的人,我只能认为他们蠢呗。

5

文学家应该抱有的人民情怀,在这场疫情面前让人“呵呵”,沉默装睡,对这一现象做何评论?

方方:恐怕是误解。其实我知道很多作家都是很关心武汉疫区的,但是隔得远,又不认识武汉的人,自然不那么了解。不像我,在疫区中,又是本地人,在武汉各界都有熟悉的人,自然信息要多很多。我在武汉生活六十多年,那些人居然蠢到认为我应该骑着自行车去现场才会真正了解情况。完全忘记现在是什么时代。湖北很多作家在记录,而且还有些作家记录的方式不一样,并没有沉默装睡。在我背后,支持我的作家,太多了。很多人根本不了解作家。我的同行们,给了我莫大的力量。

6

请介绍一下,除了这个日记之外,疫情过后,您是否打算以此为背景创作文学或影视作品?

方方:没有。

7

现在,日记首发后,很多公号转发,这样涉及版权吗?您说要将这部日记的稿费捐出去,有具体捐助对象吗?

方方:因为大家希望看到日记,所以,我愿意大家转发。以后出书,所有稿酬,也将捐出去,这是早就跟出版社和朋友谈好了的。具体捐助对象和怎么做,要看有多少钱,能做什么。但也有一些具体想法,疫情过后,书出来,再操作。

 

海河传媒中心出品

海河传媒中心记者 杨寿清

【编辑】依孜
特别声明: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人社传媒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人社传媒”。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即时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