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共享之名 付费自习室能否成为一门好生意

2020-01-15 19:02:26 来源:五分时时彩官方-大发五分时时彩 作者:黄浔

分享至手机

长沙市五一商圈,从供销大厦电梯上到20层,走到尽头就能看到一家名为“书山有路”的付费自习室。除了约10平方米的公共区域,剩余约200平方米的空间被划分为“享学区”“沉浸区”“拾光区”以及可供小声讨论的“研学区”。在不打扰他人的情况下,找到事先预约的位置坐下,你就能开启一段沉浸式自习之旅。

仿佛一夜之间,日剧和韩剧中经常出现的读书室在中国遍地开花。伴随着共享经济的浪潮,这些或大或小的空间以“共享自习室”之名出现在公众视野。记者统计发现,长沙目前已有20多个付费自习室,其收费标准从每小时1元到7元不等,如有长期使用需要,还可按优惠价格购买月卡、次卡、小时卡等。

无论学生还是上班族,似乎都能在走进共享自习室的一瞬间,把焦虑短暂抛在脑后。对于每一位经营者而言,在商业模式不具有明显壁垒的情况下,他们需要敏锐感知行业风向变化,并决定好未来究竟做减法还是做加法。

考研党占据半壁江山

“每天都过来,坐地铁4号线,只需半小时就能到楼下。”因为学校停课,王晶最近都住在望城区的家里,便捷的公共交通工具让她选择将共享自习室作为复习场所。持续2个月下来,她感觉自己的学习效率提高了不少。

据记者调查,五一广场两家自习室的消费人群中,有60%为考研一族。在与“书山有路”自习室仅有2层楼之隔的“半方空间”自习室,店长告诉记者,刚刚结束的2020年研究生考试,让自习室的上座率达到接近90%。来到自习室之前,这些学生大多通过线上预约座位,直到晚上才离开,甚至还有人选择在这里通宵复习。

对学生群体而言,共享自习室虽然满足了他们对自由时间的要求,但由此产生的费用并非所有人都能承受。王晶说,自己这段时间大约花费了1000元,她个人感觉比较划算,然而曾经一同备考的小伙伴最终还是决定早起去学校图书馆占座。

职业焦虑催生的商机

每一间共享自习室都有不同的卖点,却有着共同的安静氛围,或者说是某种共同的焦虑感。当考研学子在书山题海中奋力拼搏时,一些试图在职场上寻求改变的上班族,也把这里当作成长的充电站、心灵的栖息所。

2019年9月,经朋友介绍,正忙于备考注册会计师(CPA)的戴玲第一次走进共享自习室。尽管在金融行业从事管理和销售工作已有10年,各方面状态都已经稳定,但她依然充满危机感,担心“被更有经验的人替代”。

“随着年龄增长,精力确实不如以前。”说这番话的时候,一头利落短发,原本语速偏快的戴玲慢了下来。在她看来,忙碌工作之余还要分心备考的感觉并不好,即便周末来到自习室,身为管理者的她也要先远程处理好工作,再放下手机继续看书。

在此之前,戴玲尝试过在咖啡厅、书店等公共场所复习,发现很容易受外部环境的影响,而共享自习室能够为她提供更加专注的学习氛围。“来到这以后才发现,原来努力学习的人还挺多的。”

舒适环境聚拢好学者

为迎接考试周,从2019年12月开始,小黑几乎每天都泡在共享自习室。他所在的湖南大学北校区自习座位并不难占,不过舒适的环境让他更乐于为共享经济买单。“不考试的时候,我还可以过来看课外书,学英语。”

采访过程中,记者以一名普通用户的身份进行了体验。在共享自习室,安静和有序是最让人在意的,因此这些场所在装修时大量使用了隔音材料,以确保人员进出不会发出异响,进而引发他人不满。坐在位置上观察周围,纯色、简约的室内设计风格,桌上较为齐全的基础设施(台灯、网口、插线板、储物柜),每个独立空间配备绿植、空调和空气净化器,加上公共空间提供的免费咖啡和茶水,还有用于购买零食的无人贩卖机,显然都迎合了年轻人的喜好。

因此,与小黑一样把共享自习室当作日常学习场所的人不在少数。一位熟客向记者透露,他们休息时谈论最多的话题是考试,哪种类似的职业考试对自己帮助更大,哪种必要性不高,在共享自习室都可以得到答案。“好的环境更容易聚拢爱学习的人,彼此之间信息互通有无,能够减少内心的焦虑,进步也会更明显。”

 

盈利模式还在摸索中

从表面上来看,共享自习室以良好的服务、舒适的环境,构建了一个体验尚可的付费学习空间。不过如果将其作为一门生意考量,其运营逻辑和商业模式眼下还并不明确。

开业之初,“半方空间”自习室曾推出转发集赞兑换免费体验券活动招揽客源,目前50个座位通常上座率为50%,好的时候可以达到80%。创始人阿童木透露,所有设备都是他和团队共同构思、设计再实现的,而免费提供的各类学习与生活用品如订书机、打印纸等,旨在方便学习者取用以保持专注。

这些方法或许收到了成效。截至14日记者发稿时,该自习室1月学时月榜超过100小时的用户已有7位,前30位累计自习时长接近2400小时。不过随着市场上同类产品逐渐增多,此前出现在网约车及共享单车领域的价格战或将重现,客流稳定性和资源唯一性是摆在所有共享自习室面前的一道考题。

不仅如此,提供学习自由的共享自习室如何满足用户的吃饭自由同样值得关注。记者发现,由于公共区域可以用餐,大多数人饭点期间都选择点外卖。不过有人表示,希望共享自习室能够解决他们的就餐问题。“中午和下午都要出去吃饭,虽然距离不远,但也打断了学习的连续性,而且五一商圈的物价也不便宜。”大四学生张胜坦言。

还有用户建议,共享自习室可根据自身品牌特色打造一些个性化文创产品,这不光是一种盈利手段,同时可以增强用户与空间的黏性。

延伸阅读

日韩共享自习室发展概况

据上观新闻介绍,共享自习室在韩国已有近30年运营历史,其中学生是主要目标群体。韩国每年约有数十万人参加高考,其中只有2%的人能进入首尔国立大学、高丽大学等顶级高校。因为升学压力大,许多学生很早就开始准备并制定了满满的学习计划。一名紧张的韩国备考学生通常会这样度过一天:上学10个小时,匆忙吃个晚餐,晚自习至10点,回家后继续学习或者去自习室、补习班学习。

在日本,越来越多上班族喜欢利用工作之余“充电”,考取各类资格证书等提升职场竞争力。根据《环球时报》报道,在2011年,仅东京就出现了400家登记在册的自习室,它们主要集中在繁华商业区白领经常活动的地方,所有窗户都使用了隔音玻璃,因此室内十分安静。单人自习室一小时收费1000日元(约合人民币65元),如果长期使用还可以购买季卡、半年卡和年卡成为会员,享受更多优惠。

【编辑】邓宇
特别声明: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人社传媒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人社传媒”。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即时新闻